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除魔事务所 〓

新宿一幢废弃的老旧建筑阴暗的地下室之内的除魔事务所……

 
 
 

日志

 
 

耽美短篇《白鹤の恩返し》。。。。。  

2007-03-25 18:12:48|  分类: §-原创耽美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鹤の恩返し》


“你的脚受伤了啊……”
“别动哦……”
“我帮你包好伤口哦……”
“这样就不痛了吧~~”

晴朗的天空下……少年微笑的脸犹如灿烂的阳光般耀眼……
好耀眼……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缓缓的睁开眼睛,他从梦中醒来。
这就是人类所说的梦吗……深藏在记忆深处的模糊的身影……那温暖的手的温度,阳光般的笑容……
他想见那个人!
想见他!

 

 

牛车缓慢的在街道上行驶着……
道路两旁蜷缩着不少乞讨的贫民……

看到这里,上杉隆臣放下了车廉。
当今京内藤原氏掌权,国司元命苛扣暴政,国内民不聊生。为了替黎民百姓请愿自己不知向天皇陛下进言了多少次……
可是终究事与愿违……反而让陛下心生怨气被贬至虾夷,官位也从从六位上的中务少丞降到了从八位上的左卫门少志……
如今的他现在正是身在启程前往虾夷的路上……
也许这就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京都的景象了吧……
心里这么想到时,隆臣不禁又心生无比的留恋之情,毕竟是他生长了多年的故土啊……怀着最后一丝悲凉,他再次撩起了帘子,最后一次看了一眼他深爱的京都……


“隆臣大人,天色已晚了,不如就此休息吧。”
身为侍从的左之丞询问道。
“恩……就这么办吧。”
从十岁开始时左之丞便跟随在他的身边,对于隆臣来说再也没有比他更值得信任的存在了……

夜深十分,只披了件单衣的隆臣在房内独自饮酒。平时甘甜的美酒在此时却显得苦涩无比,一如他此时的心情。敞开的窗外随着丝丝夜风吹来带进几片淡粉色的花瓣,月色就像是得知他的即将离别似的显得格外的明亮。

“月下与花为伴倒也颇为惬意……”
只是自己内心为何如此苦闷……这时,一阵悠扬的笛声随风而来,笛音清幽,似是在诉说什么又似在寻觅什么……
一瞬间隆臣满腔的感情似一涌而出,泪水完全不听指挥的潸然落下。就算在宫中如何的受排挤,就算是在得知自己被迫贬职时都没有落下的泪水此时尽如此不中用的不断涌出……

笛音时高时低,悠扬婉转后便渐渐隐去……
隆臣的泪水也在此刻停止……好奇怪啊,痛哭一场后内心竟然是如此清爽,犹如豁然开朗一般……

月色下,灯火渐渐暗去,隆臣陷入了睡梦之中……

次日上路时,左之丞意外的发现主人脸上竟露出了久违的一丝笑意。
“隆臣大人昨晚休息的好吗?”
想起昨夜那悠扬的笛音,就连现在好像也余音萦绕,身体也好似褪尽了疲惫,显得十分的轻松“恩…睡得非常好……”隆臣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颠簸了一整日,夜晚与左之丞在旅店投宿的时候,隆臣竟再次听到了那令他心悸的笛声,一如昨夜的悠扬婉转。为什么这笛音如此美妙,如此令他在意……
这夜,隆臣再一次伴随着笛声入睡……

一开始,隆臣只当这是种奇妙的偶然。但是每夜每夜这笛声都会出现并伴随他入梦。这使他不得不开始在意这吹笛之人到底是谁!?这真的只是偶然?还是……

又一个夜晚,隆臣再也按耐不住蠢蠢欲动的好奇心。在笛音响起的同时,他立刻就披上了外衣夺门而出。他想知道是谁!这个牵动他思绪的人到底是谁!?

 

寻觅着笛音传来的方向,隆臣一步一步的接近着……
随着笛声越来越清晰,他也越发的紧张……

脚步停在了离旅店不远处一间废弃的庭院外,在门前就能清晰的听到里面传来的悠扬的笛声……
终于!吹笛之人近在咫尺了!
看的出这宅邸定是荒废了很久,院门早已被腐蚀一空,仅剩些木块掉落在一边。轻声踱步而进,在长满杂草的庭院内,一个纯白的身影映入隆臣的双眼,从身高和体型看来似乎…是个少年……

少年身着一身白衣,夜风吹拂之际银色的长发随风舞动,在月光的照耀下泛出慑人的光彩……宛如降落凡尘的仙子……

夜夜吹笛的人就是他!……
隆臣怀着紧张的心情小心翼翼的接近着,但是……

“喀喳——”无意间踩到的断枝出卖了他的存在。


白衣少年似乎吃了一惊,警觉的立刻向门外奔去!

“等…等一下!!”
隆臣下意识的冲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
“啊!”
少年脚下一个踉跄,两人连滚带倒的摔到了一起。强烈的冲击撞的隆臣头昏眼花,他努力的晃了晃头……
“好痛……”
清脆的有如铃音一般的声音传来,隆臣定睛一看,一张绝美的脸孔映入他的眼帘。白肤如雪,眼如媚丝,小巧的鼻子还有红润似玉的朱唇。一瞬间隆臣简直快要忘记了呼吸,直到少年露出困惑的表情时,他才发现自己此时正死死的压在他身上。

“啊!对…对不起!!”
急急忙忙的从对方身上爬起,慌张的解释着“我不是故意的,真是抱歉……”
少年低下了头没有出声,但是隆臣却无意间看到了他泛红的脸颊。

“没有摔伤吧?”隆臣微笑着向少年伸出了手示意要拉他起身。
少年先是愣了一下,双颊的颜色似乎又加深了几分。犹豫了一会儿后他颤颤的伸出了手。他的行为不禁让一旁的隆臣觉得十分的可爱。

 

“有哪里痛吗?”隆臣一边拍着少年纯白衣服上沾染的尘土,一边温柔的问道。
少年大力的摇了摇头。
“刚才吓到你了吧?我没有什么恶意的,是你的笛声吸引我来的……”隆臣有些恶作剧似的靠近了少年,轻声的说道“笛声很优美……”

少年果然如他料想的一样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谢…谢谢……”

“可以请问你的名字吗?”
“啊……”
少年愣了一下,微微皱起了眉似乎犹豫不绝的样子,但最后还是告诉了隆臣“…………白……”
“白……”似曾相识的名字似乎激起隆臣记忆的涟漪……

“真是个可爱的名字……”手指不有自主的拨弄着少年被风吹拂的发丝,隆臣微笑着眯起了双眼“非常适合你的名字……”

月光下少年白皙的脸因为隆臣戏谑的话语而染上似樱花般美丽的粉红色。他羞怯的转身欲离去,但是隆臣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
“等一下!还能……还能再见到你吗?”
他不想就这么分别,内心深处充斥着还想与这个少年再次相见的期望……
少年红着脸别过了头微微的点了点头。隆臣欣喜万分,一时放轻了手里的力道,少年趁机跑出了庭院。
隆臣呆呆的望着那一抹纯白的影子在黑夜中轻快的舞动,直到它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看不到为止。

手中还残留着丝一般的触感……
如果还能再见到他就好了……

 

次日在途中,左之丞发现主人的心情似乎特别的好。

“原来被贬也不是一件坏事啊,至少这沿途的风光就令我心神不已。”隆臣坐在车内慵懒的说道“在京都的话恐怕还见不到如此的美景呢!这么说来还真是要谢谢元命呢~呵呵……”
看着如此放松的主人,左之丞却露出一丝不悦的表情。

“隆臣大人!在没有到达任地之前就如此松懈这样好吗!?”手中的鞭子挥舞起来,牛车立刻加快了速度“要知道元命大人可不会这么轻松就放我们一跳生路!”

隆臣沉默了,左之丞说得没错……像元命这种卑鄙的小人就算派人做出在路上暗算他的这种事来他也觉得不足为奇。但是……真奇怪……自己明明处在这种连自身安危都无法保证的时刻,为何心里还总是想着那个少年……纯白的少年……还有,白这个名字似曾相识的感觉…………

 

 

夜晚再一次的降临,上杉隆臣在榻前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
他在等待着……等待着……

突然一阵悦耳的笛音在寂静的夜空飘荡而来。隆臣激动的立刻起身,顺手抓起一旁的外衣就冲出了房门。

他来了!原本以为昨天的冒昧会惊扰到他,但是他还是来了!因为他听到了笛声!

隆臣寻着笛音拼命的奔跑着只想快点再见到那个少年。


穿过夜晚寂静的街市,隆臣的脚步停留在了郊外河畔的一座小桥上。
他在那里!银白的月光之下,白衣的少年,飘动的银发,飞舞的花瓣……

隆臣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的轻声靠近。


“啊!隆臣大人……”少年察觉到了他的接近,放下了手中的玉笛。
听到少年唤出了他的名字,隆臣不由的吃了一惊“你……知道我的名字?”
少年红着脸低下了头“因…因为……在京里大家都知道。隆臣大人为了百姓的事,得罪了国司大人……所…所以……”

“哈哈……原来我已经这么有名了吗?”
隆臣掩饰不住大笑了起来。

“但…但是我觉得隆臣大人没有做错!是国司大人不好!只有您是真正在为百姓们考虑的……我…我是隆臣大人的崇拜者!啊!!不,不对……我…我是……”
看着少年拼命想表达清自己的意思却又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词而说得结结巴巴的慌张样子,隆臣觉得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谢谢你……”
“啊?”听到隆臣突如其来的道谢,少年惊讶的抬起了头。
“就算只有你一个人认同我的想法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隆臣微笑着伸手若有似无的拨弄着少年的银色长发,名叫白的少年静静的站着,任由着他的轻抚。

“可以请你再吹首曲子吗?我喜欢…你的曲子……”
听到隆臣说喜欢这个词的时候,白的心怦怦的跳了起来。明明知道他说得是曲子,白皙的脸颊也还是不由得泛出了红晕。

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后,少年取出笛子。悠扬的笛声再一次在夜空飘扬起来。
隆臣一边靠坐在栏杆上,一边闭上了眼睛,静静的聆听着……
白偷偷的瞄了他一眼,在发现了隆臣嘴角微微泛出的笑意时,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好像装满了蜜糖一般的甘甜……

 

 

这之后的每一夜,两人都会像幽会的情侣一般偷偷的见面。
每一次的见面之时,隆臣都会越发觉得白是个不可思议的少年。他每次都不多说话,只是静静的听自己说,就算自己总是说些无聊的政事甚至是一些抱怨之词,他也没有露出过一丝不悦的表情。总是静静的听着,在自己偶尔向他投出凝视的目光时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而后就像是安慰他一般默默的吹起笛子……

隆臣发现他似乎已经不由自主的迷上了这个少年……


这一夜,两人再次见面之后,隆臣偷偷的返回的旅店。没想到他一进门就看到左之丞坐在自己房内。
隆臣吓了一跳,紧张的问道“你…你怎么在我房内!?”
左之丞皱起了眉头反问道“那为什么隆臣大人不在屋内!?”
“我…我是……”
看着隆臣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左之丞不悦的说道“那我替您回答好了!又去和那个吹笛的少年见面了吧!?”
“嗯!?”左之丞突如其来的话让隆臣吃了一惊“你!你怎么会知道他的事情!?”
隆臣紧张的追问起来。
“有次晚上我端了碗甜粥想给您,却发现您偷偷出了屋子……”
“那你就跟踪我!?”
“我那是担心您的安全!”面对气愤的隆臣,左之丞平静的反驳道。“您敢肯定那少年不是元命大人派来的刺客!?”
“他才不会是元命派来的刺客!我敢肯定!”隆臣气呼呼的回答道。
“不管怎么说我都不允许您再去见他了!明日开始我们出了这城之后就几乎都是山野了,我不会再让您冒着生命危险跑去和他见面了!”
左之丞说完便转身离去,只留下独自一人生闷气的隆臣。

这之后的几日,左之丞就像是牛皮糖似的紧紧盯着自己不放,害他在夜晚就算是听到了白的笛声都不能去见他……

 

日行减半的行程,隆臣和左之丞已经远离城镇。这几日两人也几乎都是在野外露宿。

傍晚的时候左之丞打来了野味,在一旁升起了火。
看着他忙来忙去的样子,坐在一边的隆臣的心思却完全飘去了别处。因为这几天他都没有再见到白而显得郁郁寡欢。

“隆臣大人……隆臣大人……”
直到听到左之丞的叫唤声他才反应过来。“啊?什么事?”
隆臣的问话换来左之丞的一个怒视“您真是的!要知道现在我们已经身处荒凉之地!如果元命大人派人来伏击我们,这里可谓是最佳的地点了!您就不能警惕些吗!?还是……”左之丞突然放慢了说话的速度“还是……您在想念那个吹笛的少年……”

隆臣沉默着没有回答。
“这附近非常的危险,劝您晚上不要到处乱走,如果遇到元命大人派来的刺客就不好了。”
“我知道!!我睡觉总行了吧!?”
说着,隆臣就钻进车内闷头睡去。

虽然是主仆,但是左之丞对自己来说却是兄长一般的存在,为什么连他都怀疑白……白才不会是元命派来的刺客……绝对不是……

 

夜深十分,睡的迷迷糊糊的隆臣突然听到一丝熟悉的旋律!
那是!!白的笛声!!
偷偷的撩开车帘子发现不远处的左之丞似乎已经陷入熟睡之中。隆臣立刻利索的披上了外衣,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在确定到了已经不会吵醒他的距离之后,隆臣飞快的奔跑了起来。他满心都是立刻能与白见面的想法。

黑暗的丛林中,少年坐在树下一如既往的吹着笛子。四周聚集的萤火虫就像是听着乐曲舞动似的在他周围飞来飞去。

隆臣轻轻的唤了一声“白……”
一看到隆臣,少年就立刻露出的欣喜的表情,一下子飞奔到了隆臣面前。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隆臣一把把少年拥进怀里。
“对不起!因为被左之丞那家伙看住了都没能来见你。对不起……对不起……”语气中尽是思念与重逢后的喜悦。

“隆臣大人……”少年安静的任由他抱着。
见不到他的这几日,自己也好像完全没有了精神,脑子里全是想着能再和他见面……这种心情到底是什么……


“隆臣大人!!”突如其来的一声呵斥分开了两人久别重逢的拥抱。
隆臣定睛看了看,来人竟然是左之丞。他瞪了白一眼,转而又看向隆臣。
“我不是劝告您不要再和他来往吗!”一改平时的冷静,他满脸都是怒意。
“你又跟踪我!?”
“我说了这是为您的安全着想!”他说着便拉起隆臣转身欲走,但是隆臣却死活不愿意走,白想上前劝阻两人,但是在他们拉扯之际,一支利箭却滑过隆臣的面颊!

“什么人!!”左之丞立刻挡在了隆臣前头,拔剑对着刚才箭射来的方向。隆臣也不由得把白护在身后。

“上杉大人的命真是大啊!刚才明明瞄的那么准的……”
话音刚落,漆黑的树丛中立刻跳出几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

“你们…难道是元命派来的!?”左之丞大声喝斥道。
一个为首的黑衣人回答道“没错,得罪了国司大人可不止就贬官那么简单了事的!”
“哼……”隆臣在一边喃喃的说道“我都已经被贬到虾夷了都还不肯放过我吗……”
“国司大人一向知道斩草要除根!纳命来吧!”
数个拿着刀剑的黑衣人一齐向3人袭来。情急之下,左之丞一把推开两人,自己迎身冲向敌人。

“左之丞!”
“左之丞大人!”
隆臣和白都吃了一惊。
“笨蛋还留在这里干吗!快走!!”左之丞一边抵挡着敌人一边转头大喊。
“左之丞!!”
“笨蛋!!快走!!”虽然左之丞的剑术是京内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以一敌多也支持不了多久。
“左之丞大人……”虽然他曾极力阻止隆臣与自己见面,但是此刻的白也能看懂左之丞是多么的为隆臣的事着想。但是自己实在太不中用了!!
“喂!!”不直呼名讳的教法令白立刻就知道左之丞是在叫自己,他抬头注视者正在厮杀中的左之丞。
“隆臣大人就拜托你啦……小鬼……”
简直就像是最后的嘱托一般,看着已经身中数刀却仍然只身挡在他和隆臣面前与敌人厮杀的左之丞,白的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自己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拉起隆臣逃向不远处的小山。
“白!你放手!!我不能让左之丞一个人!!”隆臣不断的向后望着,企图挣脱。但是白就是死死的抓着他的手不放。
“不可以!我答应左之丞大人的!!我要救你!!”
强忍着泪水,白拉着隆臣逃进前方的小山里。

 

但是还没跑出多远,两人的身后就立刻传来追杀声,利箭也一支支射向两人。
被白拉着奔跑的隆臣突然大叫一声痛苦的倒地。白立刻转身查看这才发现有支箭直直的射进了隆臣的脚踝。

“隆臣大人!!”
“我没事……”强忍着疼痛,隆臣把白拉近自己怀里。“听着……这些人要找得是我,和你无关,你一个人的话一定可以……”
越听越不对劲的白立刻理解了隆臣的意思,他是要他一个人逃走!!
“不要!!”白用从来没有发出过的声音激烈的大叫着“我不要!!我不要一个人走!我答应过左之丞大人的!而且…而且……我……”白最后的声音隐没在哭声之中……

“听话!”隆臣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但是只有这个少年……他不想拖累他……“我的脚受了伤,和你在一起只会拖累你……快走!!”
“不要!!”白一边擦着泪水一边剧烈的摇着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一定会救你的!!只有你……我一定会救你!!”
就好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白蹲下了身子,也不知道这娇小的身体哪里聚集的力量,他一把背起了隆臣。
“笨蛋!放我下来啊——”
任凭隆臣在他背上如何的叫喊,他都完全不理睬,较小的身躯背着他晃晃悠悠的向山林深处走去。
我不会让你死的……只有你……我一定会救你……因为我要报答你……


深夜的山林,无尽的黑暗掩盖了两人的行踪。
在一个隐蔽的山坳处,白小心的放下了隆臣。看着少年额头上渗出的汗珠,隆臣心疼的把他搂进怀里。

“对不起……白……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想让你遇到这种事……”
“隆臣大人……”
“如果……如果这次我能侥幸逃脱这一劫,到时…我一定…让你……”
隆臣没有再说下去,少年也没有追问下去,乖乖的依偎在隆臣怀里。就算现在正处于被人追杀之中,就算现在两人的生命正面临危险,对于此刻的两人来说已经是永恒……

相拥在一起许久,山下都没有传来声音。正当两人以为已经渡过的危难的时候,隆臣突然闻到一股焦糊味,紧接着周围开始不断的冒出浓烟。

这!这帮家伙!竟然放火烧山!!

 

“哈哈哈——再扔些火把!!烧死他们!!上杉隆臣这就是你和国司大人作对的下场!!哈哈哈——”

 

最近天气干燥,附近已经许久没有下雨了,山上的野草在夜风的鼓动下烧得越发的旺盛。才一瞬间整个山脚就已经掩没在了火光之中。

“咳咳!”
隆臣的嗓子被呛的干渴,眼睛也被熏的几乎睁不开。
周围也到处弥漫着浓烟,两人不得不转移到别处。由于隆臣的脚受了伤,白只能扶着他慢慢的走,但是没想到只是一瞬间的事,在大风的作用下,刚才还在山脚的大火立刻烧到了山腰处,已经离两人只有几步之遥了!!周围已是热浪滚滚,干燥的枯草和树枝被烧得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不断有断枝被烧到半空又落下,火星也溅的到处都是。

“咳咳!!咳咳”
“隆臣大人你没事吧”
周围已经被浓烟包围完全看不到方向,而随着火势的蔓延,两人的四周也开始变得热浪滚滚。
“我……我没事……咳咳……”
看到隆臣被烟呛的几乎连话都说不了,白尽力的把他扶到自己肩上,艰难的行进着。这时被烧断的树枝不断的落向两人。眼看就要掉到隆臣身上,白突然衣袖一挥,一阵冷风霎时拂过,刚才还冒着火焰的断枝立刻被熄灭掉到了地上,就连周围的火焰似乎也退去了不少。

隆臣惊讶的看着白“这…这是怎么回事……你刚才……”话音还未落,隆臣突然就觉得眼前一黑。
“隆臣大人!!”
隆臣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每吸一口气胸口就好似火烧一般。刚才吸入的浓烟已经侵入心肺,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吸走了,他渐渐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隆臣大人!隆臣大人……”白在一旁焦急的喊道。
怎么办!?怎么办!?虽然火焰对自己没有作用,但是隆臣大人…留在这里的话隆臣大人一定会死去的……

“隆臣大人!!求求您!快站起来!隆臣大人!……”
白拼命的摇晃着隆臣的身体。

“对…对不起……白……”
“隆臣大人!”
“我很想保护你的……咳咳!但是……咳咳……”
“够了!隆臣大人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白趴在隆臣身上哭了起来。
“不想你受到伤害……所以……”隆臣使出最后的力量,轻柔的抚摸起了白的头发……“一个人…快走吧……”
“不要……我不会离开你的,隆臣大人……白会留在你身边……我不会让你死的……”白泪眼婆娑的望着隆臣深情的说道“因为……我要报答你……”
白最后的声音在隆臣听来已经是模模糊糊了,他最后的意识也消失在了白的泪眼中……

 

火焰越烧越旺盛,夜晚的天空也被映的通红,好似日出般的明亮。

炙热跳动的熊熊烈火中,白衣的少年紧紧的匍匐在青年的身上静静的诉说着……
“隆臣大人……我不会让你死的……你知道吗……我对着月之神明祈祷了一千夜才能以现在的姿态来到你的面前……”白美丽明亮的双眼泛出晶莹的泪珠“也许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是……”微微抬起头,白注视着昏迷中的隆臣的脸。时间虽然无情的流逝,但是隆臣英俊且刚毅的脸庞还能寻觅出白记忆中那个少年的轮廓……“白绝对不会忘记你的事情……当时是你救了我……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

说到这里白的话语已经显得哽咽起来……

原本只是想报恩之后立刻离开的,但是……再次与隆臣相见的那晚,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少年了,而是长成了俊逸非凡的青年,每一次每一次的见面都令自己觉得迷茫……不想离别……还想和他再说说话……还想再看到他的笑脸……还想…还想他再抚摸一下自己的头发……白突然想到之前隆臣曾和自己说过的话“如果这次我能侥幸逃脱这一劫,到时…我一定…让你……”当时隆臣大人想说什么呢……难道…难道是想和自己……想到这里白的心里突然感到一丝甜蜜……但是……也许…已经不可能了……

“隆臣大人……这次……轮到白来救您了……”
捧起隆臣的脸,白想最后再看他一眼,想把他的样子好好的印刻在自己心里,但是不争气的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白眼里的隆臣朦胧了起来……
“隆臣大人……”
缓缓的低下头,白的双唇笨拙的印在了隆臣的唇上……
“隆臣大人……我……爱…你…… …… ……”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以不复存在,时间也在此刻停止……这是两人最初也是最后的吻……此时此刻这个世界只有他和隆臣两个人……

 

 

“隆臣大人!隆臣大人!您醒醒……隆臣大人……”

身体好沉重……全身都……
隆臣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全身都伤痕累累的左之丞出现在他面前。

“左……咳咳咳咳!!……”隆臣刚一出声,嗓子便一阵剧痛,使得他剧烈的咳了起来。
看他努力的支撑起身体,左之丞顾不上自己的伤口立刻上前扶起他“真是的!那个小鬼去哪里了!我不是让他照顾好您的吗!?”

听左之丞的话,白不在这里!?那他去哪里了!!??隆臣坐起来甩了甩头,但是他随即看到的更令他屏息!!

这…这是什么!!??
在他的身上和四周竟然散落了一地纯白的羽毛!!

“啊……我发现您的时候这里就是如此……”似乎看出了隆臣的疑惑,左之丞回答道。

昨夜的大火把整座小山都烧得一毛不拔,但令人惊异的是竟然只有他的周围是完好无缺的!!这是怎么回事!!而且那羽毛……纯白的……似乎……
纯白的颜色在阳光下竟是如此的耀眼!刺痛了隆臣的双眼,激荡起他遥远的记忆……

那是他年幼时候的事……
当是还是个孩子的他随父亲一起去郊外游玩。难得出城的隆臣一到外面就像放飞的小鸟一般到处奔跑着,父亲在一边只是和蔼的微笑着。
在小河边的芦苇从中,一个白色的身影映入了小隆臣的双眼。拨开草丛一看,竟然是只纯白的大鸟。全身纯白的羽毛甚是好看,而且看上去要比隆臣以前在城中看到的鸟儿都要大上很多。但它似乎很怕人,一看到隆臣靠近就一跳一跳的想钻进更深的芦苇之中,隆臣这才发现它的细长的腿上有一道深深的口子。
“你的脚受伤了啊……”
他说着立刻抱起大白鸟奔向父亲……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我抓到一只白鸟!!不过它的脚受伤了……”
白鸟在隆臣怀中扑腾扑腾的扇动着巨大的翅膀一点都不合作的样子。
父亲俯身下马,走进一看“啊!这是鹤啊……看它的样子似乎还是只小鹤……也许是迁徙时候掉队的……”隆臣的眼里闪动这亮光“这是父亲书斋屏风上画着的那种鸟儿吗?”
“嗯……”父亲微笑着回答道“不过……全身都是纯白的鹤可是非常少见的,所以很珍贵……”
隆臣听到后便立刻扯下了发带,小家伙立刻扇着翅膀挣扎起来。
“别动哦……”隆臣抚摸着它细长的脖子安慰道。
“我帮你包好伤口哦……”
隆臣小心翼翼的替它包扎起了伤口,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你是很珍贵的鸟儿啊~怪不得全身都是雪白的,好漂亮……叫你小白好吗?……”细心的包扎好,他还在最后系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形结扣。
“好啦~这样就不痛了吧~~”小隆臣放下白鹤,小家伙似乎很不习惯脚上包着的丝带,老拿嘴蹭蹭,但又蹭不掉。隆臣看的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好可爱啊~~”说着又摸了摸它的头,这时父亲的声音传了过来“隆臣该回去了……”
“嗯!知道了!我马上就来!”怕它蹭掉丝带,隆臣伸手又紧了紧结扣“不可以弄掉啊……不然又会疼的……我该回家了……”拍了拍小白鹤的头,隆臣转身离去……

还没走几步他又依依不舍的转头“小白别再受伤了哦~”隆臣一边叫着还一边拼命的挥动着小手。
小白鹤看着隆臣他们离去的背影,低下头轻轻的蹭了蹭脚上的丝带……

 

 

“是吗……那就是你吗……”隆臣的思绪飘回到了此刻“小白……当时是我取的名字啊……”
说着说着他拾起一根白羽,泪水止不住的一涌而出……

“隆臣大人……我不会让你死的……”
“因为……我要报答你……”
“这次……轮到白来救您了……”
“隆臣大人……我……爱…你…… …… ……”

朦朦胧胧之中白在自己耳畔说过的话似乎又清晰起来……还有那美丽的脸庞留下的晶莹的泪珠……

“为什么就这么不说一声就走了呢……为什么就留下这些……”
隆臣茫然的捧起无数纯白的羽毛,任凭风儿吹过带走了它们……一片一片白羽在风中吹散,越飘越远……直到消失在这片青空中……

一旁的左之丞似乎明白的一切,默默的望着飘散的白羽……

 

 

又经过数月的跋涉,隆臣和左之丞终于到达了虾夷……

刚一走下车,隆臣便惊呆了……
白茫茫的一片……这就是白雪之地的虾夷吗……和京里的人说得完全不一样,一片纯白……多么美丽啊……就好像……

隆臣的心中闪过一个纯白的身影……

一旁的左之丞稍稍安心的露出一个微笑,自从白消失之后,这一路上还是第一次看到隆臣大人稍稍露出有精神的样子……但是他随即又看到隆臣的脸色在看到某处的时候一下子变了!

左之丞顺着隆臣的目光望去!!

远处覆盖着厚厚白雪的几个小土堆上一群仙鹤引吭高歌,它们互相拍打着翅膀,时而舞动着,时而飞向高空……

就在那群黑颈黑尾的仙鹤之中,隆臣突然看到一个小小的白影……
那是一只小小的白鹤,混迹在众多体型较大的鹤群之中显得是那么的不显眼……

这一瞬间,隆臣压抑许久的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

“左…左之丞……我…想留在这里……想留下来……我要把虾夷治理的更好……让这些鹤……”
隆臣已经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左之丞沉默了一下,跪倒在了隆臣脚边。
“我也会……永远伴随在隆臣大人身边……”

 

刚才还晴朗的天空突然飘起了片片白雪……
就像是一片片纯白的羽毛一般……飘飘荡荡……纷纷扬扬……

 

在这白雪之国……鹤群们的叫声混合着雪片飘散在空中……


白……我也……爱你…………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